20125月某一天:

 

去接兒子回家,我一邊開車,一邊問他:「你今天有沒有很乖?」

「有啊,可是小羅不乖,老師一直生氣他。」(……這就是我兒子的中文文法)

「他做了什麼?」

「他打我的肚子。」兒子很激動地說,外加比手畫腳。

嘎?不得了!聽到這兒,我的耳朵可豎起來了!

「小羅為什麼打你?」

「恩()為,他不收玩具,我叫他收,他就打我,也有打小艾。」

小艾是兒子最好的朋友。兒子講到這裡,音調高了八度,非常投入這個話題。

「你有告訴老師嗎?」

「有啊,老師就生氣他。」

聽到這裡,我放了一點心,我相信老師會公正處理這件事。

「那他有乖了嗎?」

他頓時火大起來:「咪有!他又吐我!」這是吐口水的意思。

「啊?那你怎麼辦?」

「我就踢他!」說得還很氣憤。

蝦米?我兒子也動手了!這這這……這就複雜了!

「老師怎麼說?」

「老師咪有說啊!她咪有看到。」

 

……這個嘛……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說就是:有一個小壞蛋老是欺負人,即使報告老師之後還是屢勸不聽,當他又欺負你的時候,你該怎麼辦?

 

在我求學的過程中,好像沒有遇過這種小壞蛋,要是有,也沒有留下什麼心理創傷,小朋友打打鬧鬧,沒受傷就沒事,而且還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就是那個小壞蛋!所以當我聽到兒子這個故事時,一時不知如何反應。但這個小羅我是知道的,是調皮了點,跑來跑去坐不住。我每次去接兒子,發現大家都坐得好好的在等爸媽來,就小羅一個人扒在門旁邊,眼神呆滯在舔門柱,小呆瓜似的。他看到我來,像門房似的往回大叫:「麥特!你媽來了!」還會對我笑一下,頂多就是我行我素不合群,並不是邪惡的壞心眼。就像兒子講的,說好要收玩具,他就不收,如果不是兒子老是纏著他要他收玩具,他也許不會打人或吐口水。

 

但是,我也沒辦法勸兒子冷處理「不要理他,他不想收就不要收」,這跟兒子的邏輯不合,也跟我和老師平常教他的不一樣,所以我什麼都說不出來。我沒辦法告訴兒子他這樣不對,因為況且設身處地想想,換做是我,當下我可能也是打回去,我沒辦法告訴他怎麼做才最好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只好做一個傾聽者,聽聽他抒發怨氣,大嘆不公不義。

 

一如往常,我把這件事告訴了蠟筆眉,結果他的回應更驚人。實在是不想教壞別人,可是,蠟筆眉以一個也曾經是小男生的過來人的經驗來說(並非以教育學博士的身分) 打回去就好。

 

…...剛好他兒子也很自然地這麼做了。本來還想,要不要到學校去跟老師談談,蠟筆眉說我小題大作,不必管這麼多,這麼小的小孩,聽他講完使壞的理由之後你都有可能抱著肚子笑到在地上打滾,都是不要緊的事,哪需要花那麼多精力去談東談西的。

 

果不其然,之後我再問兒子,小羅還有沒有欺負人,兒子都說沒有了。看來,打回去這一招有效。不過,人家也不過才打他肚子一拳,就這麼一次,該事件他講了個八千六百回,每次都口沫橫飛。看來,他這嘴巴也不饒人的!該不會是這樣才討打的唄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 的頭像
Lee

毛毛蟲的年代: A Little Corner for My Little Turk

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