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
  

 

20121216日:

 

一早大約七點,我還窩在被子裡時,就聽見兒子房裡有窸窸簌簌的聲音,好一陣子之後,聽見他走出房門,到浴室去尿尿洗手。

 

我爬出溫暖的被窩,準備開始媽媽一日之始的工作(準備早餐、督促老小上班上學、有時自己開車送兒子上學)。經過兒子的房間,習慣性地頭一撇,赫然發現,兒子的床鋪已經被整理得井然有序。所謂的井然有序就是:棉被鋪平了;一條蛇棉布抱枕被拉直對齊,安穩地塞在棉被裡面,只露出頭;再看看地上,雖然散布著換下來的睡衣,但這表示兒子已經把要上學穿的衣服都換好了。

 

我很高興,走到客廳去準備給他一個大擁抱:「你真棒耶!不用媽媽幫你,你自己就可以把床鋪都整理好了!」

 

兒子一聽,出乎我意料,他竟然嚎啕大哭起來,一邊眼淚撲簌流,一邊口齒不清地說:「媽媽為什麼先看了嘛!我說要給媽媽一個驚喜,是要等媽媽一起看的呀!」

 

喔……這會兒我才想起,昨天他很平淡地說要給我一個驚喜,沒有特別強調什麼時候,以他平常要給個驚喜總是搞得人盡皆知的習慣看來,我以為他說到後來自己忘了,結果我也忘了這事,更沒想到這還有這麼顯見的「大地雷」,媽媽起床去查看孩子的房間,任誰也想不到是不可以的事呀!

 

IMGP3381

我看他哭得衣服都濕了,很想幫他換衣服,又想到早上他窸窸簌簌搞了半天才換好的衣服,我現在說要換掉,可能更傷他的心了。幫他擦了鼻涕眼淚之後,我只好抱抱他,跟他說對不起,我忘了這件事。事實上,我心裡也有一點委屈,這似乎不完全是我的錯嘛!同時又擔心他又犯了龜毛的毛病。要提醒他不要過度敏感?還是承認自己錯,以突顯他的美意?最後我選擇兩個都做了,不過比例稍有輕重,我只簡單帶過,驚喜的目的是要媽媽高興,媽媽已經很高興就好了;但是我說了很多次「棉被鋪得真好」、「蛇抱枕在裡面睡得真舒服」之類的,企圖轉移他的注意力到他所鋪陳的一切。唉……真是累人!

 

我抱著他,他還在哽咽,可見是多傷心了!

「你還在生氣嗎?」

「嗯哼。」

「那你討厭媽媽了是不是?」

「沒有啊!我只是生氣,我還是喜歡媽媽呀!不一樣啊!」

 

這番話倒讓我更驚喜了!沒想到這孩子有時頭腦還滿清楚的,雖然剛才沒有把「驚喜」嚴密把守好就自己亂生氣是有一點糊塗,但這會兒又精明起來,把情緒分得清清楚楚。我恐怕就沒辦法做到,生氣和怨恨經常是被我搞混在一起,而且當我年紀小時,這兩種情緒通常就是用在最愛護我的人身上,想想,我嘴巴不甜,頭腦也不清,比我五歲的兒子還不如。

 

但是,如果他到了青春期還是這樣分得清楚,我就輕鬆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 的頭像
Lee

毛毛蟲的年代: A Little Corner for My Little Turk

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ulu
  • 我最近也被小孩突來的大哭給整了一次,兒子在耶聖夜給耶誕老公公準備了餅乾,早上起床發現餅乾不見了,哥哥很開心的叫弟弟來看!耶誕老公公來過了,送禮物來了,阿弟衝出來一看卻嚎啕大哭了起來?
    滴著大顆大顆的眼淚說:{那是我要吃的!!!!}
    噗~他把這餅乾當成耶誕月曆糖了
  • 小孩子的地雷真的很多! :D

    Lee 於 2014/02/19 22:1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