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
 

2014年6月29日:

 

兒子說他不喜歡游泳課, 所以上回冬季泳訓沒替他報名, 他考慮了一個冬天, 決定春季泳訓還是回去報到。我們整個冬天都沒提到游泳, 不知道是否因為他會揣測父母心意, 硬著頭皮參加? 還是, 想通了不再鬧彆扭? 總之, 春季泳訓他沒有抱怨過, 總是時間一到就自動準備好, 心情輕快, 游完跟爸爸去吃大塊肉, 回家睡得很香。我想一個六歲的小孩應該無法對討厭的人事物虛情假意三個月吧(會嗎? 心虛中)? 我傾向相信他不再排斥游泳了。現在想想, 兒子也許本來就不討厭游泳, 是他爸堅持要他學游泳的態度讓他的反骨精神油然而生。他爸的想法是:管他願不願意, 游泳一定要趁早學會, 會了之後, 不想去就不要去, 不必練到各種招式都很精。現在他又樂於游泳, 我們都鬆了一口氣, 慶幸不必在這件事情上浪費口舌、搞壞關係。

 

時間飛快, 春季泳訓在上周日的季末比賽中結束了。上次兒子是初級組的冠軍, 隊上的學習對他已經太簡單, 可是礙於年齡限制又無法往上升級, 直到賽前一天, 老師還是破格讓他參加中級的比賽, 壓力突然來了。

 

小人組的比賽全程都要抓著浮板游, 中級的不能用浮板。平常練習時, 我沒看過兒子游全長沒用浮板的, 雖然他爸說他可以做得到, 但距離比賽只剩一天, 我看他游到一半還有點勉強, 高度懷疑他是否能接受新挑戰。我們告訴兒子可以不用參賽, 他卻堅持要參賽, 因為已經答應老師了。既然如此還囉嗦什麼? 只好趕鴨子上架。

 

賽前他一直都很平靜, 直到換裝時他怯生生冒出一句:「媽媽, 你覺得我游得完嗎? 我好怕!」我才恍然大悟, 可憐的兒子可能過去十數個小時都在擔心游不完吧! 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他正處在非常脆弱的狀態, 比在學走路時、比在一年級新生報到時還要需要鼓勵, 怎麼會對游泳這麼在意? 這個時候, 媽媽只有拿出渾身解數, 就算我有點心虛, 也不能讓他看出來, 只要替他打滿氣就好。

「一定可以! 你上次練習的時候不就游完了嗎?

「可是我上次好怕! 我好像要掉下去了。」

「沉下去的話就趕快抓旁邊的繩子, 可是媽媽覺得你一定可以遊完!

「那你覺得我會第一名嗎?

 

!! 原來如此! 這麼在意游泳是因為有包袱嘛! 上次得過第一, 這次有太多可以失去, 不免緊張又患得患失了。當然沒人說過他一定要第一, 但這小子從小就很有榮譽感, 老是要當好孩子, 老是要得第一, 給自己很大的壓力。當父母的倍感頭痛, 我們不需要叮嚀他做這做那, 反而要處處提醒他不必做這做那。這次他當然不會第一, 光是一站出來看看身高就勝負分曉了, 可是兒子正在極度缺乏勇氣的當頭, 我該不顧一切鼓勵他, 告訴他會贏? 還是戳破夢幻的泡泡, 說實在話? 最後我選擇了說實話了, 我怕他過度期望, 比賽後失落更大。

 

我臨時想到了一本兒子挺喜歡的書, 是數學主題的, 探討過機率問題, 就拿出來配合著解釋。

「你記得蜘蛛和糖果店的故事嗎?

「記得。」

「機率記得吧? 媽媽覺得你得第一名的機率不大。」

「我可能不會第一名嗎?

「對啊! 機率很小。因為, 他們都是大朋友, 有人已經五年級了耶! 他們學了很久, 你才練習一次, 又比他們矮很多, 所以媽媽覺得這次應該部會第一名。可是沒有關係! 沒有第一名很正常, 老師叫你去跟他們比賽不是要去得第一的, 是看看跟他們比會差多少。」

「那如果我贏了呢?

「也是有可能, 如果贏了, 就是你太厲害了。」

「嘻嘻! 蚯蚓軟糖~~

看到他最後又露出天真笑容, 我放心不少。蚯蚓軟糖是那本書裡提到的一種糖果, 他老愛提這個名字, 很喜歡這本書。有時候聽他講著只有我們倆才懂的語言和語言延伸的心情, 就覺得無比幸福, 這代表著我們曾經共享、無法取代的快樂時光, 正一點一滴在累積。

 

他又信步走入更衣間, 由老師帶去報到比賽。看著他的背影, 媽媽的第六感又告訴自己, 這孩子又長大了一點。很高興他把他的恐懼告訴了我, 我也很榮幸自己是當時唯一能夠給他鼓勵的角色。比賽順利進行, 當然沒有得第一, 但他居然還贏過幾個大孩子, 要不是快到終點時被下水樓梯打到頭, 在原地打轉了老半天, 不然成績會更好。腿長、大腳丫、胸腔厚, 果然是游泳的好料!

 

賽後, 老師決定讓他跳級, 夏季泳訓把他升到中年級那一組, 跟大孩子一起學, 他可高興了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 的頭像
Lee

毛毛蟲的年代: A Little Corner for My Little Turk

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衣夫人
  • 妳要繼續寫阿,拜託拉,我真的很愛妳兒子柳!!!
  • 會啦, 只是在找地方貼文!

    Lee 於 2014/08/19 20:2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