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  • Jul 28 Sat 2012 04:26
  • 頂嘴

 

2012725日:

 

下午我和兒子把中文作業寫完之後,他說想要做勞作,要我幫他做兩隻紙盤瓢蟲。這個我們好久沒做了,所以我也興沖沖和他一起玩。

 

我們一起完成了水彩、描圖、剪貼、裝訂,最後,只要把瓢蟲的眼珠子黏上去就大功告成。我用的是兩面顏色不同的紙,選了有白色的一面剪了兩個圓圓的眼珠,拿給兒子要他黏上去。他很高興地黏了,卻發現黏錯面,把反面的雜色黏到正面去了,因此突然臉色大變。

 

我說沒關係,撕起來重黏就好,立刻幫他訂正過來。我本來以為他心情好,可能不會計較(通常是相當龜毛的,說不定要重做),沒想到他還是開始鑽牛角尖,直說這個做壞了,不要了!他拿了我重新貼好的瓢蟲看了幾秒,翻了一個白眼,吐舌頭,然後大手一揮,把那隻可憐的瓢蟲丟到地上。

 

我一陣火上來,雖然在心中不斷地提醒自己不要吼,可是我的臉還是忍不住拉得老長,心想老娘放下手邊的工作陪他做這個做那個,不過就是要他快快樂樂的,這個臭小子卻一有不順就翻臉,不珍惜我們共處的時光,把我們努力的心血扔到一邊,踐踏我的心意,非常要不得。而且我再三告訴他,貼錯了重新貼一次就好,不必為這小事情不高興,他還是不領情,平常他這種愛鑽牛角尖的個性已經讓我們很頭痛了,兩個毛病發作,剛好讓我很想教訓這小子一頓。

 

他賭氣地把頭埋在兩臂裡,伏在桌上哭聲哭氣地說:「都是媽媽的錯!」

什麼?這話好刺耳!我瞪大眼睛,問他:「你說都是誰的錯?」

「都是媽媽的錯!」

 

我火冒三丈,不過火大的同時,我也想起來我很久~很久沒有罵他了,有一點驚訝是不是terrible two 的階段又回來了(其實他兩歲時候並沒有很糟糕啦)!雖然很想痛罵他一頓,但還是要讓他聽得懂我在罵什麼才行,結果這頓罵變成慢條斯又加一堆解釋,聽起來不痛不癢的,火力大減。也好啦!痛罵最後會變成口無遮攔,後果不堪設想。

「你好好想清楚,媽媽把東西都剪好了,拿到你前面對不對?」

「嗯嗯。」他把頭抬起來,竟然有在聽我罵,而且很認真。真是……陰陽怪氣!

「是誰把紙拿起來,黏到瓢蟲上的?是誰啊?」

「我啊!」

很好,他似乎正在嘗試著搞懂我在說什麼。殊不知,等一下搞懂的是我。

「貼的人是你,所以是誰的錯呀?」

「媽媽的錯。」又一次用堅定的語氣不認錯,而且他也非常嚴肅,這代表在他心中,他理直氣壯。

 這讓我感到一絲絲的害怕,這孩子是頑固到極點還是腦袋有問題呀?

「怎麼會是我的錯?」

「因為你沒有把紙翻過來,我不知道後面是別的顏色啊!就貼錯了。」還兩手一攤,很無奈的樣子。

 

……原來我的錯在這裡呀!這麼小就會推脫責任?真是不可思議!

「你要黏之前先檢查看看嘛!怎麼可以怪媽媽?而且就算黏錯了也沒關係,不用生氣呀!幹嘛把瓢蟲丟到地上?」

他老神在在回答:「我不是丟~ 我是看看它可不可以飛~~」他的表情好像在說,你懂不懂啊!?

 

哇咧……這小子真的超會找理由,死的都被他說成活的!而且他對於他所瞎掰的理由堅信不移,看他堅定的眼神就知道,他覺得他的理由合情合理,一點也不畏懼。

 

老娘倒是開始畏懼了,四歲多就跟媽媽耍嘴皮子,我大概很快就會被他氣到離家出走。我沒好氣地說:「好,你這樣亂發脾氣,以後我不會跟你一起做勞作了。」把話說這麼死,其實我馬上就後悔了,等一下心軟了要怎麼找台階下呀?剛剛是誰說沒必要發這麼大的脾氣的?怎麼看都覺得是媽媽很幼稚。

 

沒想到這小子很平靜地回我:「你會忘記。」

 

啥米???本來有點愧疚的我聽到這一句挑釁的話突然火又來了!這明顯就是吃定我了嘛!不過,同時,一股想笑的衝動在竄動,這小子平常中文不通順,跟媽媽頂嘴的時候倒是一下子變得挺溜的嘛!

 

我忍住笑,直視他的眼睛良久,我想知道他的回話是出於設計過的挑釁?還是單純的心裡想什麼就說了,我看見他慍怒的表情已經消失,臉部線條柔和許多,看上去像是平常在聊天的態度,不太像惡意的回嘴。我決定暫緩大發雷霆。唉!真是不容易,連發個脾氣都要小心這小心那,真是難受!

 

我告訴他:「要是以後我又幫你做,那不是忘記,那是我原諒你了。」我一臉柔情地看著他,希望他能明瞭,媽媽對他寬容都是出於愛心。

他眨著清純大眼睛,好像懂了什麼,卻傻楞楞地問我:「什麼是軟釀?」 

唉呀!聽到這個發音不標準的「軟釀」,媽媽當場熱情冷卻!原來媽媽想太多,人家還不知道什麼是原諒,哪會知道原諒的背後是愛,自己倒是先一廂情願起來了。

 

「原諒就是不生氣了。懂不懂?」

「喔……」恍然大悟後,他突然又想到什麼:「媽媽一直生氣耶!」

這小子開始意圖把話題扯遠,不知道我說的話聽進去多少,總之事情就如此落幕。

 

事後我把這段話告訴蠟筆眉,他聽了之後哈哈大笑,說他也有感覺到這個暑假小土人開始有很多自己的意見,而且很堅持,他的堅持通常連帶許多理由,他正在用他的理解建構他的世界的秩序,也許這陣子會有更多的言語衝突,所幸他那嘴巴從不會關起來不讓我們知道他在想什麼,下次他說出什麼令我火冒三丈的話,我應該要先靜下來聽聽。

 

家裡確實需要隨時準備一大鍋蓮子薏仁湯,退火退火!

  

IMGP1180

那隻瓢蟲的眼珠最後被他兩個都撕下來,乾脆眼不見為淨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e 的頭像
Lee

毛毛蟲的年代: A Little Corner for My Little Turk

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