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215日:

 

中午開車去接兒子回家,照慣例,我在車子裡問起兒子今日在學校發生的事情。講到這個慣例,一個學期下來,過程還真是峰迴路轉。

 

剛開始上學時,兒子對上學是老大不情願的,可是又不敢反抗我們,所以還是老老實實去上學,不敢多話。但是,他的消極抵抗出現在回答我們問的關於學校的問題上。不管是蠟筆眉問或是我問,經常問不出所以然來。

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